進擊下沉市場,民宿能否突破盈利困局?

近年來,民宿悄然在年輕人之間流行開來。

“我現在出門一般都住民宿,很少會再考慮酒店了。”95后丫丫告訴鞭牛士。

近年來,民宿悄然在年輕人之間流行開來。
Trustdata發布的《2019中國在線民宿預定行業發展研究報告》顯示,2018年,在線民宿房源數量破百萬,預計2019年將達到134.1萬。而在2016年,這一數據還不到60萬。更直觀的是線上交易額。2016年,中國民宿線上交易額只有43.2億元,到了2017年,這個數據幾乎翻了一番,2018年則增長至127.9億元。Trustdata預測,中國民宿線上交易額在今年有望突破200億元。
但近兩年風生水起的民宿,既不是個新鮮事物,也并未像共享辦公、共享出行一樣在資本的泡沫中迅速膨脹又衰落。
搭上“共享經濟”之車
“我從2014年起就開始關注民宿了。那會兒還在上大學,酒店太貴。當時用的是小豬短租,Airbnb還沒進入中國。”張鶴告訴鞭牛士。
今天提到民宿,你腦海里浮現的可能是一個裝修精致的北歐木屋,又或是一間精心布置的小房間。但廣義的民宿,指的是利用當地閑置資源,民宿主人參與接待,為游客提供體驗當地自然、文化與生產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設施。
從這個意義上講,我國民宿于上世紀90年代就誕生了,初始形態以農家樂、驛站等形式為主。
2008年,Airbnb在美國成立,民宿被賦予了新的定義。但彼時共享居住的概念離國人依舊遙遠。
2011年,途家等本土品牌成立,共享居住的概念正式滲透到中國。2012年,螞蟻短租、小豬短租、木鳥短租等品牌相繼涌現。
2014-2015年,共享經濟成為關注焦點,資本也開始活躍在共享居住市場上。2014年,小豬短租和途家民宿分別完成B輪、C輪融資,2015年,二者又分別獲投,且金額均過億。而其他一些小型民宿租賃平臺也紛紛獲投。
易觀智庫數據顯示,2015年,我國在線民宿預訂市場交易規模達到37.3億元,與2014年的14.8億元相比,增長了152%。Airbnb也在這一年打入中國市場。
而2017年是這些民宿平臺真正的融資高峰,融資額超過前三年總和,達到36.9億元人民幣。同時,行業也不復以往群雄亂戰的局面,途家、小豬等品牌頭部效應開始顯現。美團也看準這一時機,成立美團民宿(當時叫榛果民宿),開始“攪局”。從2016-2017年開始,整個行業處于高速增長,年增速基本是在200%左右,將來可能會是100%的增速,這在整個旅游行業里是非常少見的速度,美團民生負責人向鞭牛士表示。

根據Trustdata數據,2018年-2019年3月,民宿預訂平臺投融資近30起,涉及金額近50億元。美團民宿擠進龍頭行列,打破小豬短租、途家和Airbnb三足鼎立的格局。
據美團提供數據,2017年4月美團民宿剛剛上線時,平臺上只有232個房東、851間房源、覆蓋5座城市,2019年9月最新數據顯示,美團民宿已在全國350余個城市擁有超過15萬名活躍房東、72萬套在線房源。
不過,2018年以后,資本遇冷,途家、小豬短租和Airbnb均未披露新一輪融資。

undefined

鞭牛士根據企查查數據整理

市場仍是藍海
從學生時代開始關注民宿的張鶴,也曾短暫經營過兩個月民宿。“很多房客都是第一次用民宿。”他告訴鞭牛士。
美團民宿相關負責人向鞭牛士表示,目前,中國的民宿在大住宿中的滲透率只有2.5%,相比英國的37%還有很大空間。中國民宿市場未來五年仍有6到8倍增長空間,預計到2023年,國內民宿在大住宿中的滲透率將達到15%。
這片增量空間更多存在于下沉市場。
丫丫一直是Airbnb的用戶,但去年冬天的哈爾濱之行,她注冊了小豬短租。“Airbnb在哈爾濱的房源很少。”
據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《中國共享住宿發展報告2019》顯示,目前民宿房源主要分布在北上廣,成都、廈門、重慶等一線和準一線城市。但與此同時,二三線城市也在崛起,占游客出行目的地構成的76%。其中,麗江、秦皇島、桂林等地出現爆發式增長,2018年間夜量增幅分別達到650%、600%和300%。
Trustdata數據顯示,從2018年到2019年三月,一線城市民宿預訂用戶占比在縮小,二、三、四線城市的用戶在增加。其中,二線城市是民宿的主要消費群體。報告指出,三四線城市的用戶有持續開拓空間。
木鳥短租CEO黃越曾在接受億歐采訪時表示,木鳥短租平臺從2018年初開始往三四線城市和旅游景區下沉。他們發現民宿在三四線城市的需求開始變得非常大,但這些地域的房源供給嚴重不足。他認為,三四線小城市的民宿需求將會被持續發掘,而民宿房源在此類地域將呈現大面積增長。
此外,愛彼迎中國總裁彭韜也曾談道,愛彼迎自去年開始大舉布局下沉市場。
而多元化使用場景是民宿平臺另一可拓展的想象空間。Trustdata數據顯示,2019年Q1,在線民宿預定用戶住宿目的仍以休閑旅游為主,但商務出行的民宿訂單顯著增長。此外,結伴自由行、主題聚會等場景都在向民宿滲透。途家數據也顯示,在途家平臺上,2018年商務出行訂單是2017年的近2倍。
“社團轟趴住過民宿,約拍有時也會租民宿。”丫丫談道。
年輕用戶是民宿平臺的主要使用群體。Trustdata 數據顯示,總體來說,近6成民宿預訂平臺用戶為90后。在美團民宿平臺上,這一趨勢更加顯著——8成榛果民宿用戶都為90后。

undefined

這或許與其獲客渠道有關。美團負責人介紹,美團民宿除了通過眾所周知的美團、大眾點評平臺引流,還做了一系列跨界營銷活動來吸引更廣泛的年輕用戶。

盈利困局
今年8月,途家民宿實現單月盈利,成為國內首家也是唯一一家實現盈利的民宿短租預訂平臺。民宿鼻祖Airbnb也自稱已連續實現兩年盈利。
但其余不同規模的短租平臺依舊被盈利困擾。2017年,小豬短租聯合創始人陳馳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,小豬在當時已有盈利能力,2018年實現盈利將是一個自然的狀態。2年過去,小豬依然奔跑在通往盈利的路上。
難以盈利的并不僅僅是短租平臺。10月14日,自媒體“仙人JUMP”一篇《二手房東忽悠悠,民宿韭菜綠油油》在網上刷屏。“開民宿只有兩天開心,開業的第一天和成功轉手的那一天,其他時候都想上吊。”他在文中談道,目前民宿行業已基本成了血海,入住率低于70%不夠運營成本,而這一入住率對于大多數民宿而言都難以實現。
今年4月,澎湃新聞報道稱,連鎖民宿品牌有家民宿投資人反映稱,其出資數十萬元加入有家民宿推出的“合伙經營”模式后,幾乎月月虧損近萬元,而同樣處于虧損狀態的投資人有不下30名。“沒想到比P2P風險還大。”
“現在已經不是那個租套房裝修好掛平臺躺著就能掙錢的年代了。要做就要認真做,否則結局就是虧損、轉讓、關門。”全職做民宿2年的Z女士談道。
不過,美團負責人告訴鞭牛士,在其短租平臺上,新房東和老房東房源都在增長。“這意味著有更多新房東進入行業,而老房東們也確實掙到錢了。但這也同時意味著,未來競爭將變得更為激烈,不是所有人都能掙到錢了。”
灰色地帶的割裂市場
“民宿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”張鶴告訴鞭牛士,為了做民宿,他專門把房子租在北京東城和平里——到各景點都能在30分鐘左右搞定。
他談道,之所以做民宿,是因為在北京租一居室太貴,而自如等很多長租公寓又不允許養狗,他只好整租一套兩居,并把其中一間臥室在民宿平臺上租出去。“并沒有想賺錢,只是想減輕壓力。”
房子是從中介手里租的,張鶴的主要成本在于軟裝,花了8000左右。他沒有想到的是,做民宿的兩個月,每天房都是滿的,裝修的錢很快就回本了。
但好景不長。臨近生日,張鶴因非法經營民宿在警察局被關了一天。此后,他在所有短租平臺下架了該房源,轉而將其長租出去。“其實做之前就知道是不合法的,但還是想冒一點風險。”
共享民宿行業現在仍處于灰色地帶,直接而明確的法律規范仍然缺位。個人民宿的“生死”,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。
“重慶政府沒有打壓的勢頭,倒是比較看重旅游發展。”Z女士談到。
張鶴告訴鞭牛士,在老家河北,其父親也在積極推動民宿合法化。但他同時也談到,在北京,情況會更加復雜。尤其二環以內,個人民宿很難生存。他認為,民宿被打壓的一個重要原因是,公安機關難以監測到入住人的真實身份及動向,這會增加不穩定因素。
但這一問題似乎也不是全然無解。今年6月,途家CEO楊昌樂曾談道,途家目前已引入第三方信用體系,配合“刷臉入住”,能對實體入住人進行活體驗證、讀取相關身份信息,并同步上傳至公安部門。民宿合法化才能促進行業專業化發展,楊昌樂這樣說。
(應采訪者要求,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)

 *本文來源:鞭牛士,作者:楊雅琪,原標題:《進擊下沉市場,民宿能否突破盈利困局?》。

評論:

登錄 后發表評論
冰球突破客服
东北东北四人单机麻将 女篮球比分直播 福建31选7今天开 天天捕鱼游戏 永利皇宫投资系统骗局 单机离线捕鱼达人 多多棋牌游戏大厅? 河北快3 罗曼诺夫财富 通达信股票涨停公式 黑桃棋牌游戏下载网站 山西十一选五的走势图解 股票股市论坛 手机麻将免费下载 北京pc蛋蛋28在线卡红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