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“慢城小鎮”耗資3億多,至今“空城”

南京市高淳區椏溪鎮“慢城小鎮”自2012年10月開工建設,約在2016年下半年完工,總投資超3億多元,建筑面積約十萬平方米,共有建筑約50棟。

國際慢城,是在意大利只有1.5萬人的小城市布拉提出的建立一種新的城市模式。至今,全球25個國家已有145個城市宣稱為“慢城”。2010年,高淳國際慢城被國際慢城聯盟組織授予“國際慢城”稱號,成為中國首個國際慢城。

南京市高淳區椏溪鎮“慢城小鎮”是當地政府近年來重點打造的一處重大產業項目。公開資料顯示:該項目自2012年10月開工建設,約在2016年下半年完工,總投資超3億多元,建筑面積約十萬平方米,共有建筑約50棟。然而國慶長假剛過,就有游客向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反映:這個耗費巨資打造的小鎮至今仍是一座空城,大量建筑全都閑置、里面空無一人,非常可惜。紫牛新聞記者于近日前往該地展開調查。

探訪:“小鎮”被農村包圍,部分建筑已出現破損

10月9日上午,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驅車前往“慢城小鎮”進行探訪,小鎮位于號稱“國際慢城”椏溪鎮西北片區。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百度地圖上輸入“慢城小鎮”進行導航,結果來到一個村莊,里面多是低矮的平房,有不少農戶利用自家房屋經營農家樂。此時,村莊內正在進行施工改造。這與知情人反映的“慢城小鎮”情況不太相符。

難道紫牛新聞記者跑錯了地方?經過一番詢問,原來“慢城小鎮”還在這個村莊北面約1-2公里處。小鎮的南北兩個方向都是村莊,被“夾”在兩村之間,和村莊里低矮、簡樸的農家房屋相比,這里的建筑顯得非常“高大上”:清一色的現代風格建筑,看起來像是“歐式”,紅色、黃色或灰色的外觀,一般為2-3層,建筑特點呈現出“大空間”的特色。

慢城小鎮的建筑確實挺有特點 

據說,這是由澳大利亞某知名建筑設計所設計的。光是設計費就價格不菲。

公開資料顯示:慢城小鎮主要包括精品商業、青年旅社、餐館、健身中心、藝術工作室等功能區,是一個融合購物、旅游、居住和工作的綜合體項目。

紫牛新聞記者現場探訪時,發現有些建筑上確實標注有“文化展示區”、“酒店區”、“夜市酒吧區”、“學生創業區”等字樣,但無一例外的是:這些建筑里都是空蕩蕩的,既沒有人,也沒有家具、辦公設備。

據觀察,現場有些建筑的窗戶玻璃已經破碎、有些地方的窨井蓋已經成排地嚴重損壞,有些建筑的背街一面外墻臟污也沒有清潔,整座“小鎮”顯得有一種異樣的寧靜,但這種寧靜卻讓人有些壓抑。

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偌大的小鎮里探訪了近1小時,總共只碰到兩個人。一個是保潔人員,他向記者證實:自己在這里負責保潔工作兩年多了,這些建筑一直都是空的,里面一個人也沒有;還有一名開車來的中年男子,他自稱原來是在這里做工程的,這些建筑是在前年(2016年)下半年完工的,前后建了三四年。至于小鎮閑置的原因,他表示不知道。

據了解,“慢城小鎮”的建設方是江蘇省高淳國際慢城旅游度假區管委會(簡稱“慢管會”)的一個下屬公司——南京國際慢城建設發展有限公司,這是一家具有高淳區和椏溪鎮兩級政府國資背景的投融資平臺;“慢管會”是一個副區級單位,它同時也是慢城小鎮的主管單位。

“慢城小鎮”至今手續不全

A.高淳規劃分局:建筑已經不是違建,但規劃手續還沒有完結

2014年6月中旬,有幾家媒體曾集中曝光“慢城小鎮”當時正在建設或者已經完成立體結構的39棟建筑尚未取得《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》,屬于違章建筑。

現在4年過去了,這些建筑還屬于違建嗎?10月9日中午,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來到了南京市規劃局高淳分局查詢“慢城小鎮”的相關規劃手續。該局一位負責城鄉規劃工作的科室負責人告訴記者,“慢城小鎮”的建筑目前都已經通過后期補辦的方式取得了相關規劃手續。通過“完善手續”,這些建筑已經不是違建。

他調出相關規劃檔案,再三向記者強調:只能“看看”,不能拍照。

在對方提供的檔案上,記者發現“慢城小鎮”相關建筑的規劃手續辦理時間為2014年6月1日——這一時間在當年媒體曝光“慢城小鎮”涉嫌違建之前。

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這位負責人表示他也不清楚,這些手續不是在他手上補辦的。他補充說:“慢城小鎮”的建設方還沒有到分局來申請規劃核實,整個規劃程序還沒有完結。

B.南京市規劃局:沒有“規劃核實”就是規劃手續不全

事實上,慢城小鎮完工已近兩年,且早已在招商,為何還沒有進行“規劃核實”?

10月11日上午,紫牛新聞記者聯系了南京市規劃局相關科室的負責人,想要查詢“慢城小鎮”在市局的規劃檔案。該局相關科室負責人告訴記者,高淳規劃分局具有獨立的審批權,市局系統查詢的檔案和分局是一樣的。分局的審批結果,也無需向市局報備、備案等。

據了解,一個建設項目在取得了《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》之后只代表建設方可以合法地開工建設,所建建筑不是違建。但最終該項目建成什么樣,是否和許可證上的要求一致?還要由工程建設方在完工之后到規劃部門來申請規劃核實。規劃部門現場核實完畢后,整個規劃程序才算走完。

南京市規劃局的這位工作人員介紹說,“規劃核實”程序需要建設方主動到規劃部門來申請辦理,對方不提出申請,規劃部門不能“主動出擊”。“打個比方,一男一女談戀愛,感情很高就到民政局登記結婚。如果他們不去登記,民政部門不能主動發給結婚證。”

他接著介紹說,沒有進行“規劃核實”,就是規劃手續不全。這對一個建設項目還是有很大負面影響的。以商品房為例,沒有進行“規劃核實”程序,開發商就不能領取房屋的銷售許可手續,同時也意味著房屋無法辦理房產證、土地證(不動產權證書)。

C.“慢管會”承認:小鎮部分建筑至今沒有“兩證”

10月9月下午,記者又來到了“慢管會”了解情況。在該單位508室,記者見到了一位負責招商的領導。辦公桌上的席卡顯示,是“慢管會”的一位副局長。

紫牛新聞記者提問:“慢城小鎮”的閑置是否與其手續不全有關?

對方回答說,小鎮當初建設時確實是“邊批邊建”,是通過一個“模擬審批”的模式建設的。“如果手續全都弄好了再來建的話,會對項目的發展、招商的步驟有一定的延緩。”他說,現在慢城小鎮的手續正在完善之中,對招商工作沒有影響。

紫牛新聞記者又問:在招商談判的過程中,相關單位對于小鎮的建筑手續有沒有要求。該副局長告訴記者,對方一般都要求建筑房產證、土地證“兩證齊全”,目前小鎮有一部分建筑已經具備“兩證”,還有一部分正在辦理之中。“不是說,全都辦理齊全了才可以進行招商的。”他說。

小鎮何以空空如也?

主管單位稱:“要守得住寂寞”

占用土地200多畝、建設耗資3億多元的“慢城小鎮”建成之后卻成“空城”,達近2年之久。不少市民、游客覺得“可惜”,質疑這是一種“巨大的浪費”。

對此,“慢管會”的這位副局長認為,不能站在游客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。“當這個產品成為一個亮點的時候,他們會發現(不是這樣的)。如果我們要把這個地方賣掉,會有很多很多的人來買。但是賣掉以后、全部分割出去以后,怎么去管理它、(商業)業態怎么去控制?還能不能使這個地方成為慢城的一個焦點、一個亮點、一個制高點?我看難度就很大了!”他說,“有時候,要守得住寂寞。”

該副局長稱,“慢城小鎮”現有建筑46棟,地處高淳椏溪“國際慢城”的核心區域,招商的過程有些曲折。因為他們對小鎮的招商定位是只能做“高端”的,“要能給慢城靈魂的、符合整個慢城品位、檔次的”,所以不打算引進一般的商業業態。

“不是說隨便哪個人過來,我們就把房子賣給你的。”他說,從建筑上來說,請澳大利亞知名設計公司來設計,就是為了把小鎮的建筑和周邊農村的建筑區別開來,打造成整個慢城的一個“制高點”。

招商先后談過兩家單位

但都沒有結果

據“慢管會”這位副局長介紹,在小鎮的建設之初,他們就開始和上海一家專門做商業綜合體的公司談判,前后談了一年多時間,但最終沒有談成。上海方面提出,想要一次性買進小鎮的建筑,但國有資產這么大體量的交易涉及的問題非常多、要求非常嚴格,南京市都沒有過這種先例。“當時談的都很細了,很多協議都簽了,但最終沒有成功,前后耽擱了一年多時間。”

今年二三月份,慢管會又開始和南京藝術學院接洽、談判,打算把小鎮整體出讓給南藝做分校或者教學基地。已經簽署過一個四方協議,但目前雙方還沒有最終達成一致。因為如果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,慢城小鎮的建筑體量可能不能滿足對方的需求,需要新增一部分建筑,但這又涉及到新的規劃、建設,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。此外,對方內部對此合作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見。

專家:建成后長時間閑置,

說明定位可能有問題

南京大學商學院教授、管理學博士、江蘇省企業管理咨詢協會會長成志明分析認為:“慢城小鎮”在自身的定位上一開始就有錯誤,現在千萬不能一錯再錯,急于“填滿”這些閑置的房屋。

“不是你主觀上想高大就能高大起來的。建成這么長時間一直閑置在那里,已經說明定位有問題。”成教授認為:“慢城小鎮”主管單位認為小鎮閑置是因為“他們只做高端”,這種說法未免有些自我安慰的感覺。因為如果小鎮的“高端”定位準確,相關項目會主動前來,或者說很容易就被招商引進來,而不是現在這樣。

以曾經的“上海方案”為例,打算把小鎮打造成一個“高大上”的商業綜合體,這本身就和“慢城”的內涵背道而馳。他說,所謂“慢城”,是強調“慢生活”,讓競爭激烈的城里人來到這里感覺“切換時空”。換句話說,“慢生活”一定不是“高大上”的。如果客戶是想要到“高大上”的商業綜合體去消費,也不會選擇來到偏遠的郊區,而是去大城市,去市中心。在“慢城”做商業綜合體,顯得不倫不類,和“慢生活”極不協調。

至于現在正在談判之中的“教育方案”,成教授認為:“慢城小鎮”的主管單位由商業綜合體一下子“切換”到風馬牛不相及的教育、培訓,恰恰說明小鎮本身的定位是混亂的,主管單位在小鎮的建設之初完全是憑借自己的主觀想象行事;同時他也認為,在“慢城小鎮”做教育培訓并不合適,因為除了大體量的建筑,當地并沒有其他獨特的辦學資源。

“小鎮的客戶是誰?客戶到這里來想得到什么樣的價值滿足?這種價值滿足是否和小鎮能提供的人文、自然資源想匹配?是思考這一問題的邏輯主線。”成教授建議,相關單位千萬不能一錯再錯,而應該牢牢把握高淳椏溪當地特有的民風、風俗和自然風貌,在“慢生活”上做文章。上馬的項目如果融合不進這個大環境,就會顯得很突兀。“慢城小鎮”現在需要重新定位,在“木已成舟”的基礎上,實現價值和環境兩者之間的協調。

“慢城”小鎮的建筑到底有多少棟?

一番采訪下來,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有一個簡單的問題,盡管先后詢問了很多人,但都沒有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。這個問題就是:“慢城小鎮”內的建筑現在到底有多少棟?

根據此前媒體的報道,慢城小鎮共49棟建筑,2014年6月前后已開工建設的有39棟,其中32棟建筑當時已完成立體結構。

而“慢管會”的副局長稱,小鎮內的建筑為46棟。

在南京市規劃局高淳分局,負責城鄉規劃工作的科室負責人當著記者的面,在規劃檔案附圖上數,也沒數清楚,最終告訴記者的答案為“50多棟”。他表示:之所以“不好數”,是因為有些建筑是連在一起的。比如,當他數到一處呈“L”形的建筑時,就犯了嘀咕,不知道該“數”成一棟、還是兩棟,詢問記者的意見。

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“慢城”小鎮現場探訪時,也曾試圖數這些建筑的數量,但由于地方實在太大、地形又比較復雜,記者也沒法數清。

究竟有多少棟?這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。記者作為“旁觀者”數不清楚,也許是眼力不好或是腦力笨拙。而作為“當局者”,無論是負責辦理小鎮規劃手續的、還是負責小鎮招商的,如果說不清、道不明就說不過去了。可能,在某種程度上,這也反映出整個“慢城小鎮”的一種無序管理。

*本文來源:揚子晚報,本文作者:焦哲,原標題:《耗資三億多“慢城小鎮”建成空置兩年,主管單位:要守得住寂寞》。

評論:

登錄 后發表評論
冰球突破客服
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平台 喜乐彩 内蒙古快三 宜人配资 五分彩 浙江11选5 盈盈有道 鸿满仓配资 股票融资 杠杆倍数 电竞比分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(2019年9月4日) 陕西十一选五 浙江十一选五 初赔与即时赔率的意义 十一运夺金 6场半全场